又是一年飄雪時

張海燕

傍晚,佇立窗前,看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地飄落,大自然成了一個粉妝玉砌的世界。又是一年飄雪時,看到這美麗的景色,我不禁想起了冬日里我和姥姥的故事……

因為父母忙于生計,所以我被送至姥姥家所在的縣城生活、讀書,姥姥負責我的一日三餐和生活起居。那時,姥姥七十多歲,身體還算硬朗。

我上高中時,每天晚上下了晚自習回到家,姥姥早早就把削好的蘋果或梨放在碗里,拌上白糖,等我來吃。每次,姥姥都是看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后,才放心地去做家務,我則心滿意足地去做作業。

冬日的夜晚,姥姥家沒有暖氣,燒的是蜂窩煤爐子。姥姥為了讓在里屋學習的我不感到寒冷,就把燃燒得正旺的煤球夾到我房間的地下給我取暖。一晚上一般放兩個左右,直到我睡覺。姥姥把最后一個煤球放到我屋里之后就上床休息,而我仍然在學習。

許久,外屋床上傳來姥姥的呼喚:“不早了,睡覺吧!別熬了!”

“知道啦。你睡吧,甭管我了。”我平靜地說完,又埋頭于試卷中……

又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“啪嗒!”外屋的電燈亮了,姥姥看了一下鐘表:“都11點多了,怪冷的,快睡覺吧!”

“馬上、馬上……”我不耐煩地說。

……

在姥姥的催促下,我上床休息。姥姥這才放心地睡去。

姥姥不僅通過“言傳”關心我,而且用“身教”疼愛著我。

有一次,我的胳膊上長了一個癤子,又紅又腫,觸及刺痛。姥姥看到后說:“這是個癤子,先不用管它,等它成熟了,擠出膿和血就好了。”

過了幾天,癤子頂上出現了黃白色膿頭。于是,姥姥準備為我擠癤子。她先洗手,又給我洗胳膊、用碘伏消毒,然后開始給我擠癤子。

姥姥把我的胳膊放平,接著用兩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從癤子周圍向中間漸進式擠壓。我疼得哇哇大叫,姥姥說:“忍著點,一會兒就好了。不擠出血來好不了。”擠了幾下,出了一些白色的膿液。當時是冬天的夜晚,屋里唯一的小蜂窩爐在茍延殘喘。姥姥怕時間長了我冷,就俯下身子,臉貼向我的胳膊,張開嘴,含住癤子尖,用力往外吸,每吸一次,就吐出一些白色的膿液,吸了幾次之后,終于吸出鮮紅的血。姥姥吐出血后,趕緊用溫水為我擦拭傷口周圍,然后抹上藥膏,纏好繃帶。姥姥包扎完畢,又幫我穿好睡衣,照顧我躺下睡覺。這時,姥姥才長舒了一口氣,趕緊去洗漱。

俗語曰: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在。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,幾年之后,在一個雪花飛滿天的午后,姥姥因病離我而去。

夜已深,讀書間隙,抬頭,轉身,回望書房之外,朦朧中似乎又聽見那熟悉而親切的話語:睡覺吧!別熬了!定睛細看,只有空蕩蕩的屋子回應我。我仍在,只是再也沒有了那個喊我睡覺的人……

姥姥的愛,如飄飄灑灑的雪花,滋潤著我干涸的心田。又是一年飄雪時,雪紛飛,對您的思念永相隨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竞彩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