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琴詩滿懷

崔玉娟

白天,我是不習慣寫作的。人事紛繁,人聲嘈雜,無法讓心歸于寧靜。唯獨跟孩子一起踏進琴房,一周的疲憊頓消,浮華盡散,神清氣爽。一顆心如同被輕柔的拂塵拂拭,潔凈而沉靜。一種美好的情愫隨之被喚醒,在陽光下欣喜地生長——

箏聲輕起,心靈的目光在月色里尋覓,美妙的樂音牽著我的思緒在美好中穿梭、游弋,驚喜而激動。老師的點撥精巧精妙,如蓮在口,搖曳生姿,讓孩子們在柳暗花明中行走“箏途”,欣然忘歸,雖苦亦甜,風景無限。

漸入佳境,箏聲如雨,飄飄灑灑。我仿佛置身于“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”的春光中,惜春又戀春;箏飛如雪,忽如一夜春風“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,銀裝素裹、粉妝玉砌、江山多嬌的美麗畫卷瞬間鋪展眼前;冰弦錚錚,是“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”的家國情懷,令人心潮騰涌,潸然淚下;琴音深情,那是納蘭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”的思念和傷感,凄婉哀怨。無奈的追憶,無限的懷想,從指觸琴弦的深撥淺弄間流瀉而出……

亦喜亦憂,那是一種純凈美好的情愫在琴房里醞釀,聽優雅的老師講箏、彈箏,伴幾個優雅的女孩聽箏、習箏,仿佛置身世外桃源,聆聽溪水淙淙,靜賞幽蘭脈脈,清澈了心靈,馨香了心情。

你乘過易安的舴艋小舟嗎?那凄然的嘆息戀上琴弦,如同孤鴻飛過時幾聲清啼,喚醒了我醞釀已久的靈感,跳躍在心海之畔。你見過薛濤的浣花小箋嗎?那俊逸清雅的才思流過琴弦,恰似紫丁香的繽紛碰落了我的滿懷詩情,綻放在紙筆之間。于是,徜徉在古韻之境,我的文字張揚似朔風襲雪,輕柔如細雨撫桐,伴著粒粒圓潤飽滿的音韻,濺落在靈魂的花蹊香徑上,點染出一幅幅蒹葭動人的水墨丹青……

搖竹一身雨,摘花滿手香。

聽琴起詩情,拾筆皆文章。

抱一懷詩意,點綴生活甘苦,傾聽歲月留聲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竞彩篮球比分